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明六队新家园

此图由梁显能兄摄于下明六队村边

 
 
 

日志

 
 
关于我

下明六队新家园博客是为所有在原海丰农场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而打造的博客园地。宗旨是:回忆的园地、交流的平台、沟通的渠道、互助的桥梁,心灵的驿站,是一个原下明六队战友的精神新家园。 所有在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都是这个家园的成员,是五卯酉边上下明六队另一种形式重建和发展,也是下明六队战友情谊的延伸。因此,我们把她定名为“下明六队新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有关“复旦门事件”的报道  

2010-12-27 11:27:00|  分类: 好文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材料一:“复旦18驴友被困黄山”真相调查三次报警无人应一条短信惊两地夜上黄山谁让救援队变敢死队?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12月12日,18名复旦驴友被困黄山未开发区域。在上海方面以政府为主导的急切求助下,黄山展开了一场生死大救援。
  18名被困人员获救,而一名24岁的警察在救援途中失足坠崖牺牲,复旦大学和他们的学生,都陷入了舆论旋涡之中。悲剧发生一周之后,黄山当地对英雄生前的事迹挖掘正在进行,但就领导层层关注的重压之下,如何确保跨区域救援行动的讨论和反思,尚未进行。
  黄山集结
  3个小时,一条求助短信从上海到安徽黄山,市长、宣传部长、公安局长全部上山,空气骤然紧张
  12日晚10点,28岁的黄山景区交警唐军(化名)吃完饭,刚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候,手机响了。
  电话是队上打来的,队长命令,18个复旦学生被困黄山未开发区域,第一批搜救队已经出发,指挥部命令他们紧急集结,作为预备队准备参加野外搜寻。窗外,大雨下得正紧,他抓起雨伞冲出门去。
  唐军赶到云谷寺索道附近的停车场,看见了市长的车。大批官员早已经在现场。云谷寺停车场里已经没有车位,同事们正在紧急指挥车辆沿马路边一字排起了长龙。
  一个小时前,黄山防火专业队温泉片区副队长程志强和队员余铁骑也接到了紧急集结令。他们按命令分乘数辆车向云谷寺集结,余铁骑被安排在温泉派出所的警车里,上了车,身边坐着温泉派出所24岁的民警张宁海。在路上,两人聊了几句。他做梦也想不到,几个小时后,他们生死相隔。
  从温泉派出所到云谷寺只需要约20分钟。赶到集结地后,发现来自消防、公安、综治队、环保放绳工的队伍也在紧急集结。他们被告知,黄山市长宋国权,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蔡建军,市委常委、黄山管委会党委书记许继伟,市公安局局长鲍仕魁等早已经到达,前线指挥部就设在云谷寺综合治理办公室3楼会议室。
  余铁骑并不知道,3个小时以前的18点26分,来自市里的电话打到了黄山景区110指挥中心和管委会,通报了省政府转自上海警方的求助消息:“18名复旦学生被困黄山,情况紧急。”报警的信息简短,只有几个字。
  之前的下午6时许,求救的信息先从上海市政府紧急传到了安徽省政府和安徽省公安厅。安徽省省长王三运、省政府常务副省长孙志刚、副省长花建慧都先后作出了批示,命令紧急层层转达,两地的若干个部门都紧张起来。
  一个黄山警官事后告诉记者,当命令层层传达到景区时,整个黄山的空气骤然紧张起来,没有人敢不重视。
  “复旦效应”
  “夜不上黄山”是惯例,可“被困者是复旦学生啊!”领导层层重视,“只能是不计代价救援!不计条件,不计后果”
  公开信息显示,被困队员在上海的亲戚收到他们被困的信息后,查明了孩子和复旦学生一起出行,立即通知了上海警方。该消息被立即上报给了上海市委市政府,在短短的30分钟内,就异常高效地转给了复旦大学和安徽省委省政府以及安徽省公安厅。
  复旦宣传部介绍,他们第一时间拿到了被困学生的资料反馈给上海警方。上海调集了直升飞机待命,还派出专业的救援队连夜赶赴黄山。完成这一系列动作,距报警不到一个小时。
  事后,山友讨论这次大规模救援,属于国际惯例中的顶级接援级别———红色险情应对措施。而与之对应,18名学生在相对安全的状态下被困,无人受伤。属于遇险中最轻的险情。
  同时,黄山脚下的每个派出所都接到了通告。黄山市长立即赶赴黄山后山的云谷寺,成立救援指挥部。晚上20时22分,根据被困队员发出的信息,锁定了求救信息发自云谷寺一号地区。
  12日晚8时30分许,从山民中找来的向导也已经就位。现场记者记录了这样一个细节,黄山市长亲自询问向导山里的情况,向导说到了夜里上山的危险性,但指挥部还是迅速下达了连夜突击搜索的命令。从6点26分接警到晚上9点过第一批突击队员出发,一共只有3个小时。
  当地山民告诉记者,当地有个惯例,夜不上黄山,更不要说雨夜上未开放的区域。当地警方证实了这个说法。一个参与救援的警察告诉记者,按照国际上救援的原则,只要可能危及到救援者本身的生命安全,救援可以停下等待时机。以这次为例,如果白天进山,情况会好很多。但他们面对的情况是,只要各级领导层层重视,一切都不一样了。基本就只能是不计代价救援!不计条件,不计后果。他说,这些被困者身份特殊,复旦大学的学生!万一学生晚上在山上出了事,我们不好交代,领导无法向省上交代,省上无法给兄弟省市交代……
  他痛苦地说,在这种背景下,如果必须牺牲,都只能牺牲警察。“24岁的孩子,父母的独生子。人不在了,网上说要求给老人200万。有用吗?没用!”他说。
  失败的报警?
  知情人透露,前三次报警电话中,接警人没有听明白,报警人也没有公开学生身份,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事隔多日以后,舆论始终纠缠于一个问题,似乎所有这些的动静都和18个人团队中一个叫施承祖的27岁青年发给自己远在上海的二姨父的那条短信有关。
  短信内容是:“黄山,GPS30’07.696。118’11.694。救命,有18个人。”
  据知情人介绍,外界并不知道,在这个短信发出去之前,18个学生已经有过三次电话报警,虽然电话拨通了,但因为种种原因,报警无一成功。可以确定的是,在报警的时候,他们没有说,或者是没有来得及说是复旦大学生这个身份。
  被困前,18个人的探险之旅似乎很惬意而顺利。12月11日晨,探险队从黄山景区东北方向的黄帝源出发,闯入黄山未开发区,拉开了麻烦的序幕。18人中,复旦学生10名,4名复旦校友,4名户外爱好者。其中8人是女生。他们通过复旦大学的网络BBS“日月光华”发帖召集,事前未报告学校备案。11日下午3时,队伍抵达通天塘扎营。12日早上8时40分:队伍拔营出发,中午下起大雨,唯一的GPS落水,情况急转直下。
  事后,领队侯盼称,12日13时:山里落水的GPS,可能定位出现偏差,开始偏离原定路线。成都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他们越过了翡翠谷里的爱字崖附近的山脊向山下行进。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是一条当地人也不走的路线。到下午4时,天色渐暗,大雾。他喊停了队伍,这时候发现迷路了。事后得知,从4点半到5点半之间,他们一共4次报警,前三次分别打到了本地110,上海110,然后再次打给了本地110。电话接通后,队员报告了被困的状况,据知情人透露,在讨论方位时,黄山方面接警人没有听明白,报警的时候,也没有公开学生的身份,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期间,队员们的手机大多数没有信号,但其中的一部手机有信号,但也时有时无。
  三次报警失败后,一个队员想到了上海的亲戚。当时的说法是,他二姨父影响很大,如果向他求助,绝对有效。这个队员编辑了这条语焉不详的短信并顺利发出。随后的一系列事情证明,最后一次报警,让上海和安徽两地都迅速行动起来。在随后所有公开信息中,前三次报警信息从没有被人提及。黄山方面则坚称只接到了上海方面的信息,没有接到过直接报警电话。
  敢死队式突击
  黑夜中,救援人员在风雨交加的茫茫黄山一路呼喊,找到学生时已在无人区行进了6小时
  据参加连夜搜寻的民警介绍,到位的队员被编成了三个组,分别从云谷寺向东北方向搜索。一个队员告诉记者,他们什么都来不及准备,只从家里抓了一件雨衣,一顶头灯就上山了。
  温泉派出所24岁的民警张宁海和余铁骑被分在了一个方向。近百人的队伍冒着大雨和寒风向峡谷突进。就在半山时,发现了一条岔道。这支队伍被一分为二,张宁海等30多人被分在了左队,余铁骑在右队,上山搜寻。他们一路走一路呼喊,风雨交加的茫茫黄山,伸手不见无指。
  13日凌晨2时37分,张宁海所在的队伍到了谷地,发现了被困者发出的灯光信号。至此,这支队伍已在风雨交加的黄山无人区行进时间已近6个小时,很多队员体力都出现了问题。指挥部立即决定撤回其他的搜寻队伍。13日凌晨3时过,被困学生轻装准备下山。前面就传出消息,有人掉下去了。事后确认,确实有参与救援的警察牺牲了。救援队经过停顿后,要求继续下撤。探险队领队侯盼坚决反对,近50人的队伍多数返回临时营地,在风雨中默默等待天明。
  13日上午10时,18名驴友安全出山。在惊动了上千人,动用了230名实地救援人员,并付出一条生命的代价后,这18个人脱离了户外运动中最低级别安全威胁。而此时,牺牲烈士张宁海的遗体,因山路艰难,依然被困山上。黄山市调集了武警上山,历时7个小时,才将烈士的遗体护送下山。
  没有教训?
  学生忏悔,黄山掀起学习活动。但就本次救援细节的讨论,建立救援规范的讨论,尚未进行
  18名被困人员被安排到黄山消防休养所休整。一到休养所,黄山管委会立即准备了御寒的姜汤和洗澡的热水。
  5天以后,黄山景区公安局某派出所的所长向记者描述了一个细节:由于战友牺牲,大家都很难过。脱险后的学生们的感觉,似乎和大家不一样。进屋后,有人为队伍提来了糍粑,馒头和包子。一个学生直接就把包子全部提走了。因为相比糍粑和馒头,包子比较软,吃着爽口……此后,在迎接烈士遗体的过程中,这些孩子也似乎不会悲伤。这让他非常郁闷,他甚至冒出了一句违反纪律的话:“要是我的孩子,我会当场给他两巴掌……”
  14日凌晨,18名驴友回到复旦校园。但仅仅2小时后,18个队员之一的杜彬和一个叫石翔的在人人网上的关于“登协权力”控制的对话,以及随后复旦学生的“舆论控制论”引发了一场更大的舆论危机。而当事学生也似乎感受到了压力。
  18日,张宁海的追悼会上,学生们终于从躲藏中走了出来,第一次公开面对媒体。他们决定隐瞒短信报警前的一些细节,原因是,面对张宁海父母,他们将集体承担责任,而无权纠缠细节。
  目前,黄山当地正在掀起一场学习英雄张宁海的活动。而对于本次救援细节的讨论,以及建立可操作的救援规范的讨论,尚未进行。
  记者手记
  “驴”困黄山
  “这个事情发生后,也许会有更多的驴友偏偏来凑热闹。”黄山景区公安局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警官告诉记者。这个担忧也得到了景区管委会的印证。
  据介绍,黄山景区的西、南、北都有山门,可以实行有效管理。而东面的各个村庄,一直是随意闯入者最多的区域。
  当地警方和消防部门对此十分担心:游客私闯未开发区被困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景区公安局曾多次出动救援。每一次都需要动用巨大的资源,并且风险很高。目前,专业的救援队还没有成立。在整个救援模式都还很模糊的时候,很多不专业的驴友似乎应该想一下,因为自己的冒失将更多的人置于险地,于心何忍?还要牺牲多少个张宁海呢?  


材料二:上海澄清黄山救援失实报道 报警者无特殊身份---中国新闻网---2010年12月25日17:30

近日,《成都商报》一篇有关“12·12黄山救援事件”的报道引起关注。文章以“揭秘”形式,讲述了黄山救援事件背后所谓的“隐情”多名报警人连续报警都没有受到重视,直到一名被困人员“非常有影响力”的“二姨父”出面,才引起沪皖两地警方关注,突破黄山“雨天不救人”的惯例,紧急入山搜救。

昨天记者注意到,上海公安门户网站上对此发出声明:文章的报道内容严重失实,上海警方在整个接处警过程中,没有接到过任何与被救援人员有关联的所谓“有影响力”人的报警。

那么,“12·12黄山救援事件”的整个接处警经过到底是怎样的?接到受困者求救短信的“二姨父”究竟是什么身份?

记者昨天来到上海市公安局指挥中心,详细查阅了与警情相关的110接警登记表,复听了上海警方接到的相关报警电话。这些报警电话全是被困者在沪关系人的间接报警,涉及4位市民共5次报警,其中包括受困人员施陈祖的姨父罗先生打来的2次报警电话。

第1次报警

被困者女友王小姐

从110接警登记表来看,第一位报警的是受困人员施陈祖的女友王小姐。在这张接警登记表上记者看到:12月12日傍晚5时18分,报警人王小姐在沪拨打110,称“收到男友施陈祖发来的求助短信,复旦有18名学生去黄山自助旅游,现在出不来了”。

记者随后复听了这个接警电话的录音,内容无误。当时,编号423号的接警员按照处警流程,建议直接拨打当地110报警,并告诉报警人“有情况再联系我们”。

第2次报警

未留姓名男性

当天傍晚5时27分,一位未留姓名的男性在沪使用座机拨打电话报警,称“有1个朋友去黄山旅游迷路了”。415号接警员仍旧按照处警流程请他直接拨打当地110报警。

记者从录音记录听到,傍晚5时38分,为确认上述警情是否得到有效处置,423号接警员主动联系王小姐,询问她向当地110报警的情况。王小姐答复: “联系上了,我男友利用他手机的GPS定位功能,已将所在位置报给黄山当地公安局”。接警员于是询问了她男友的姓名、手机号码。此后警方多次拨打,但始终未联系上。

第3、第4次报警

被困者姨父罗先生

上海警方接到的第3、第4次报警,分别为当晚的6时58分和7时10分。事后证实,报警人是施陈祖的姨父,也就是“揭秘”文章中所谓的“有影响力”的报警人。记者从接警单和通话录音中了解到,报警人并没有自报姓名和身份,自称收到外甥施陈祖于傍晚5时30分发来的求救短信,内容为“北纬30度07分 696秒,东经118度11分694秒,救命,有18人”。

报警人说,接到短信后“怕是假的”,但经核实外甥确实去了黄山自助游,于是报警,认为“他们好像迷路了,或者翻车了”。接警员据此判断情况可能比较严重,马上要求报警人把短信转发到110短信报警平台。由于第一次发送没有成功,报警人于当晚7时10分第2次拨打了报警电话,并转发短信成功。

在接警登记表上记者看到,为详细了解情况,接到报警后,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根据报警人留下的地址和电话,指派静安公安分局曹家渡派出所民警上门了解情况,了解到报警人姓罗。

第5次报警

被困者朋友陈先生

当晚7时22分,110接到第5个报警电话,报警人陈先生称“有18个朋友在黄山可能出了问题,现在联系不上”。陈先生告诉接警员,他已向黄山警方报过警。接警员明确告诉他,黄山和上海警方会联系处理此事。

上海市公安局指挥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接到5次报警期间,指挥中心根据掌握的情况,立即启动区域警务联勤机制,将相关报警材料通报安徽省公安厅指挥中心,商请安徽警方展开搜救。

“二姨父”罗先生

曾是工人 去年离职

警方表示,这起事件中的4名报警人并没有特殊身份,警方只是根据处警流程,规范、正常地处置,及时援救受困群众。其中媒体提到的“二姨父罗某”,正是第3位报警人罗先生。

当事人罗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对于此次救援还是比较满意的,认为上海警方与安徽的联动较好,处置也得力。谈到网民所议论的“‘有影响力的二姨父’推动救援”的话题,他认为“很可笑”;谈到自己的身份,他没有多说,只是说自己“是个普通的下岗工人”。

记者调查了解到,罗先生曾是本市某建筑公司负责建筑监理的普通工作人员,2009年离职经商,这可能是他把自己称作“下岗工人”的原因。(新民晚报 记者 潘高峰)

 材料三:东方网(东方评论)-"草根二姨父"证明了什么

2010年12月27日 09:39奚旭初  

  上海市公安局通过媒体公布了12·12黄山救援事件接警过程。警方称,报警电话全是被困者在沪关系人的间接报警,其中包括受困人员施陈祖姨父罗先生2次报警。警方没有接到过所谓“有影响力”人的报警。记者联系罗先生,罗先生说自己普通得像棵草,不像网上说的那样能量惊人。(12月26日《新闻晨报》)

  近日,一篇有关“12·12黄山救援事件”的报道引起关注。文章讲述了黄山救援事件背后的隐情:多名报警人连续报警都没有受到重视,直到一名被困人员“有影响力”的上海二姨父出面,才引起沪皖两地警方关注,突破“夜不上黄山”的惯例,紧急入山搜救。现在真相已白:黄山救援无“大人物”施压,“神秘二姨父”一点不神秘,不过是从事建筑施工方面工作的“草根”。我不愿说《成都商报》的失实报道是别有用心,比较接近实际的情况,应是以讹传讹。但无须讳言,一位“草根”被演绎为能量惊人的“大人物”,确实更像一面镜子,折射出了一种世相。

  这个世相,是对公权部门的习惯性怀疑。在一些人看来,警方能雷厉风行,“不惜代价”地开展救援行动,显然不是得到了“大人物”的指令,就是警方了解受困人员非比寻常的人脉,不敢丝毫懈怠,于是全力以赴。这种思维方式,已成一个定势,换了时间,换了地点,换了人物,也依然万换不离其宗,九九归一是“遇官则疑”。更甚至有关部门发了声明,作了澄清,人们还是质疑之声不断,总之是宁可信其假,不愿信其真。习惯性疑官的违悖情理是不言而喻的。但与其简单地斥责这个心理定势太阴暗,不如反思为什么人们不但“疑官”,而且会“习惯性”?

  还事情本来面目,毕竟不会太难——黄山救援报警中的“草根二姨父”不是已证明了“神秘二姨父”的子虚乌有吗?但是要彻底铲除“遇官则疑”的背景,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疑官之所以成了习惯性,是因为一些地方盛行的潜规则,以及一些官员的所作所为,降低了他们在公众心中的信任度。百姓有忧有难,千呼万唤,有关部门不是充耳不闻,就是“爱莫能助”。只要“大人物”发了话,“千难万难”就成了一点不难。由“老大难”而“老大”一说就不难,“大人物”一句话,胜过“草根”一万句,这情景见的还少吗?

  从“神秘二姨父”到“草根二姨父”,上海警方不仅澄清了失实消息,更让我们看到了值得欣慰的另一个事实:“草根”确实也可以“能量惊人”,12·12黄山救援事件中,不正是“草根”报警使上海安徽两地警方闻风而动,彻夜施救的吗?我坚信,多些再多时“草根”“能量惊人”的正本清源,那么习惯性疑官必会不攻自破。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