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明六队新家园

此图由梁显能兄摄于下明六队村边

 
 
 

日志

 
 
关于我

下明六队新家园博客是为所有在原海丰农场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而打造的博客园地。宗旨是:回忆的园地、交流的平台、沟通的渠道、互助的桥梁,心灵的驿站,是一个原下明六队战友的精神新家园。 所有在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都是这个家园的成员,是五卯酉边上下明六队另一种形式重建和发展,也是下明六队战友情谊的延伸。因此,我们把她定名为“下明六队新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下明记忆(四)---盐城买肉记 钱广  

2010-05-13 12:49:19|  分类: 下明六队-三十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下明六队时,我们知青吃肉吃蛋主要靠两个渠道,一是国家配给,再就是自己养猪。

那个年代猪肉和鸡蛋是国家统购统销商品,属于稀有资源,配给量很少,也不新鲜,队里自己养的猪及鸡鸭予多少充实了我们的伙食。当年的猪倌孙志鑫和他现在的婆娘长脚以及两位饲养鸡鸭的男女战友为我们全体知青改善伙食,补充营养立下了汗马功劳。我们真的应该记住他们。

这里要说的是一次与司务长马帮赴盐城采购猪肉和鸡蛋的经历。

某年春夏之交,队里的猪肉和鸡蛋眼看就要告罄,马帮经过联系决定冒险去苏北重镇盐城搞一批猪肉和鸡蛋,由于需要一个帮手,不知天高地厚的我很乐意陪他去。

于是马帮带上我开着改装过的手扶拖拉机上了黄海公路。那时候,每个连队都配备了一辆手扶拖拉机,不是用来耕作的,专门负责运输。记得那天风和日丽,奔盐城的过程非常顺利,坐在时速30码的拖拉机上,凸凸凸地奔驰在细石路面上,那种感觉要比现在开大奔在宁靖盐高速上飙车还要好。早上出发,中午到达盐城,草草打完尖儿,急忙开始干正事。

在一个墙角,我们与联系人接上了头。此人低声地说此刻猪还在圈里,白天不能杀猪,要在夜深人静时动手,不能让干部和民兵发现。我这时才知道我们要做的买卖是违法的勾当。虽然受党教育多年,自以为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学得颇有心得,这时全忘到爪洼国去了,一种地下工作者的使命感油然升起。

看来我们当天是赶不回去了。马帮当机立断,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塞给我120元钱,吩咐我随那人去,他先去采办其他东西,明晨六点在这里碰头,随即他便匆匆离开。揣着120元巨款,我深感责任重大,从小到当时没经手过这么大的钱,这回真的钱广了。

于是我跟着那人赶往目的地。出城后不一会儿我们走上了乡间小路,所谓小路就是一尺来宽的田埂。他解释说走小路近,我问有多远,他说不远,就二十几里地。天哪!到三隆四岔河也没这么远,还是走田埂!那人一路疾行,并无闲话,我在后磕磕绊绊紧紧跟着,心想都是种田的,这么差距就那么大呢!虽然正值春播夏种时节,一路田园风光,因身负重任,无心观光,就这样走到夕阳西斜。此时我开口问道:还有多远,答曰就到。果然天将擦黑之时,他将我领到一间茅屋跟前,“就是这家,农忙季节他们天黑才收工,你在此等一会儿”,说完就走开了。搞半天,他只是个介绍人,现在被称为中介,第三产业中一个欣欣向荣的行当。

大约八点左右,主人收工回来,开始张罗做饭待客,屋里点上一盏油灯,说是油灯,就一小碟菜油加一根细灯芯儿,黄豆大的火苗儿一闪一闪,搞得满屋鬼影。我借着微弱的灯光观察周围,除了墙上的主席像和地上的几件破桌破凳,几乎一无所有。记得主席二十年代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就感到即便算上雇农,中国当时的无产阶级实在不多,经过多年的反复革命,如果这种茅屋不算生产资料的话,中国无产阶级的力量已经空前强大。

晚饭吃的无非是米饭加一碟儿小菜,人家已尽地主之谊,我当然也不可能妄想来一桌苏北八大碗。饭后,主人关照杀猪要等到后半夜二点钟,让我在侧屋先睡会儿,等杀完猪再叫我一起撑船去盐城。侧屋里伸手不见五指,我摸索着躺下,心里坎坷不安:那年头谋财害命的故事不少,前不久还看到大丰县公检法的告示,有人为抢二元钱将人砍死被判死刑。我可是携带了一大笔钱啊,他们连杀猪都可以不出声,我还不被随便宰割?敏锐的阶级斗争觉悟让我高度警惕,怎么可能睡得踏实呢?想着想着想出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主意:如果他们提出要钱,就说钱在司务长处,不至于赔了夫人又折兵。

夜里三点,主人叫我起来,说是猪已杀好,但船没借到,赶紧吃两只水瀑蛋,挑担进城,必须在天亮前赶到。当时我就傻了,180斤猪肉,二十几里乡路,就我和他两个人?平日里在队里挑180斤走一里都够呛,两里路,不趴下才怪,可他肯定地说:没事!

于是在星光和薄雾中,他在前头大步流星,我远远地跟在后边一路小跑,浑身冒汗,心中暗自思忖:既怕跟不上迷路,又怕他把担子交给我(我岂不是要给知青丢脸),可他连头都没回,左肩换到右肩,右肩又转到左肩,像跳着有韵律的舞蹈一般一路前行,踏着晨曦就进了盐城。这已不是差距大小的问题,这是无产阶级与小资产阶级之间的不可逾越的鸿沟,我当时非常羞愧地这样想。当然,多年后读了冯梦龙的三言二拍,知道了卖油郎和百步穿杨的故事,对此有了另外的想法。

准时到了盐城的预定地点,不见马邦人影,我们乱了阵脚,我不能收下猪肉,他也不敢停留等待,遇到巡逻的民兵就麻烦大了。于是他挑着猪肉先到城里的亲戚家躲避,约好联系方法,我留下继续等马邦。这时我发现昨天夜里作出的暂不付钱的点子真有先见之明,要不然这会儿多被动啊。两小时后,还不见马邦踪影,我开始替马邦担心,作出种种猜测,全是没根据的瞎想。可是我也不能干等着,干脆找邮局打长途电话到队里问问。问了才知道马帮昨天搞到一车食品,怕夜长梦多,连夜开车送回队里,现已在返回盐城途中。接下来,没事的我就在盐城那条不长的大街上轻松地倘佯,不记得有过什么消费,直至马邦到来。

当天晚上我们顺利地满载而归。

写这段往事是想真诚地向马邦赔礼。去年,翠花(张翠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邀我参加他们炊事班及周边人士的聚会,因那天有事,赶过去坐了一会儿,居然一下子没能认出马邦,马帮形象一点没变,全是我的错。当年马邦们为大家做了很多,可以说是居功至伟,我们只看到他们驾驶着手扶拖拉机风驰电掣,其实他们也同样付出了不为人知艰辛。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