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明六队新家园

此图由梁显能兄摄于下明六队村边

 
 
 

日志

 
 
关于我

下明六队新家园博客是为所有在原海丰农场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而打造的博客园地。宗旨是:回忆的园地、交流的平台、沟通的渠道、互助的桥梁,心灵的驿站,是一个原下明六队战友的精神新家园。 所有在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都是这个家园的成员,是五卯酉边上下明六队另一种形式重建和发展,也是下明六队战友情谊的延伸。因此,我们把她定名为“下明六队新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下明记忆(六)——知识青年 作者:钱广  

2010-05-25 16:13:24|  分类: 下明六队-三十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这批当年去海丰的73届(包括74届和76届)中学毕业生也被称为知识青年,简称知青。面对知青称号,其实很惭愧。66年春文革开始时,我们小学三年级尚未读完,从此开始目睹和卷入一波接着一波的革命浪潮,在革各种命的同时,把自己的命也顺便革了。当年的知青有好几拨:高中老三届、初中老三届、初中新三届(69届、70届、71届,71届后改为72届),潘大队长就是高中老三届,阿香书记怎么地也是初中老三届。他们的受正规教育程度都要强于我们,其中最次的72届好歹也算初小毕业,而我们其后的几届充其量就是初小肄业。在中学革了四年命后,班主任告知:现在教育革命搞学制改革,初、高中一并四年,你们中学就算毕业了,以后填各种表时学历就按高中毕业填写,也没说清楚四年里怎样划分初中和高中。接下来我们就作为高中毕业的知青去了海丰。

 

毛老人家先是勉励下乡知青: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后来又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们被归为知青,来到海丰农场,与插队落户的知青相比,勉强也算上山下乡。但落实老人家两条指示精神有些难度。海丰这边天地广阔没得说,劳教犯都跑不出去的地方,自然地域宽阔。但知青扎堆,实在难有作为。何为作为?种田种出状元?还是升迁队长书记?那是少数人的作为,大多数人还不是做老实人,听闲话做生活,哪来什么大家都有作为。再说,我们来海丰农场,号称农业工人,国家正式编制,属于工人阶级,解放前就是无产阶级,比之那些贫下中农,我们的成分还要好些,凭什么要接受他们的再教育。就是乐意,海丰农场也找不到贫下中农。估计老人家日理万机,为世界革命操碎了心,没想到海丰这边的情况有点复杂,可以理解。

 

过去有个说法:解放军是个大熔炉和大学校,可以锻炼才干,学习知识。我觉得海丰农场也是。我们在海丰务农,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得到锻炼固然不假,同时学到不少知识也是真的。

在种田的同时,我们紧跟全国革命形势,积极投身于批林批孔,评法批儒。为了搞清楚儒家为什么反动,法家为什么进步,带着朴素的革命热情以初小肄业的文化水平去啃读诸子百家的著作。虽然开始很生涩,但慢慢读懂了先哲们留下的千古哲理,包括儒家和法家。有些被批为反动和错误观点,居然日后成为我自己的信条和准则。比如“有教无类”,再比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孔老夫子在公元前就身体力行“有教无类”,可时到今日,我们都做不到古训,实在悲哀。

随着革命继续深入,老人家要求干部和群众学会识别真假马列主义,并且传授了识别的方法就是通读马列原著,于是乎我们找来马列著作和辅导材料认真研读,从《共产党宣言》、《哥达纲领批判》一直读到《反杜林论》、《资本论》,读到最后连自己是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都分不清楚了,但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观却融化在血液里,根深蒂固了。至于真假马列主义,看来永远也辩不清。按照现在的说法,马克思主义就是人类文明的结晶,它与时俱进,变化多端,你说是,你就是,谁管你真假。

后来学习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时,还就剩余价值学说的适用性与带队干部(即“五、七”干部)发生争论。我方观点是资本的秘密就是利用剩余价值剥削工人,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劳动人民当家作主,商品交换的利润归全体人民共有,由于社会性质不同,不存在剩余价值,更没有人剥削人的制度。带队干部虽经历了新旧两重社会,居然一口否定:没有区别。气得我深感学习继续革命理论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但社会主义走到今天,不得不佩服这位老同志的英明。

 

当年抓革命的同时,还要促生产。其实学习只是副业,种田才是正事。后一句在当时属于大逆不道,但绝对是实话。不信,你手捧马列毛选,不出工干活试试?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以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不怕你不就范。所以下地种田才是我们每天必须要干的活。

说起种田,也是一门学问,我们这些城里来的知青开始连五谷都不分,哪懂种田么。幸好,组织上知道我们的难处,及时地从上海抽调了“五、七”干部帮助我们,其中一位老王来自上海农村基层,总算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虽然这位老王身怀农技,热心施教,但需要他指点的地方太多,选种育秧要管,种菜养猪也要管;水稻要管,棉花也要管;大田要管,后勤也要管,纵有十八般武艺,也分身无术。于是各小队的具体农活大都各自为政,百花齐放,摸着石头过河,碰鼻头转弯。好在我辈知青尚初通文字,又求知好学,想法多多,再找点农技的书看看,理论联系实际,几度风雨,几度春秋下来,各个领域里混出不少行家里手,不但知其然,竟也知其所以然。

 

到了769月,毛老人家归天;紧接着10月,四人上海帮被擒,文化革命嘎然结束。我们远在海丰的知青,像断了线的风筝,心里没着没落。四人帮祸国殃民,老人家难辞其咎,可全国千百万知青何去何从?一片茫然。76年底,中央拨乱反正,决定恢复高考,就像在窒息的地窖上开了一扇小窗,一缕清风吹来,引得众生争先恐后设法脱生。于是在极困难的条件下,恶补了一段数理化,与队里为数不多的知青一起有幸以上学的途径离开了下明六队。留下的兄弟姐妹们比先走的我们经历了更多的苦难和荒唐,直到大家里应外合拆除了那个窒息的地窖,才得以回到上海。

 

一次,在和六队战友们聊天时,想起了我们二小队的大龄女“小知青”孟招娣,当年她找了个当地老乡把自己嫁了,让我们好一阵愕然。大概她是我们下明六队留在大丰的唯一知青,不知她如今安好?

 

三十多年过去,曾经的知青经历从不敢忘怀,虽从事专业技术工作多年,但总觉得从海丰学到的知识和积累的经验弥足珍贵。当年去海丰时被称为知青感到心虚,现在很愿意自豪地说我们曾经就是下明六队的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74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