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明六队新家园

此图由梁显能兄摄于下明六队村边

 
 
 

日志

 
 
关于我

下明六队新家园博客是为所有在原海丰农场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而打造的博客园地。宗旨是:回忆的园地、交流的平台、沟通的渠道、互助的桥梁,心灵的驿站,是一个原下明六队战友的精神新家园。 所有在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都是这个家园的成员,是五卯酉边上下明六队另一种形式重建和发展,也是下明六队战友情谊的延伸。因此,我们把她定名为“下明六队新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下明记忆(七)——水利工程 作者:钱广  

2010-05-28 12:35:03|  分类: 下明六队-三十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利工程”是官方叫法,其实就是开河或挖沟。与现在机械化兴修水利的方法不同,我们当年挖河全靠人力一锹一锹,一担一担,用愚公移山的方法,楞是在平地上开挖出一条条河或沟,为此付出了小辈们难以想象的艰辛。

当年的开河工程大都安排在每年寒冬腊月时的农闲时节,工程完毕才能回家过年。开河不比干其它农活,可以设法偷工减料,必须完成场部规定数量的土方搬移任务,所以每年冬季是我们最辛苦的一段日子,那时地冻冰寒,北风凛冽,不管你是主动还是被动地参与,都想早些完工,可以多休整几日,顺便准备些年货,回家团聚时与亲人分享。

在我的记忆中,在海丰农场的五年里参与过七、八次各种“水利工程”。有些是在自己队里搞农田基本建设,多数是参加农场组织的水利会战。

 

海丰农场是文革后期为安置大批青年学生就业而建立的。海丰农场初建时用的是劳改局上海农场腾让的元华分场和下明分场的土地,所以我们来到元华和下明时已有现成的水利(排灌)系统,据说还是苏联专家在五十年代规划设计的。

原来的灌水渠是用修建排水沟时挖出的泥土构筑的,渠的底部全程高于地面,主干渠的底部要高出地面一米以上,像黄河一样成为天河,一旦决堤便水漫金山。灌溉时自主干渠向支渠送水,支渠的水再流入田里,自高往低,倒是符合自然规律。到我们接手时这套灌溉系统已年久失修,千疮百孔。那些冬眠或不冬眠的蛇、蛙、鼠、蚁都在水渠上安家打洞,待到农时放水时,水根本流不了多远,很大一部分直接漏到排水沟里去了。追究责任,显然是苏联修正主义的罪过。所以我们到下明的第一场水利战役就是改造排灌系统,重新规划农田。既具有反帝反修的政治意义,又确有改善农田水利的实用价值。

 

对于老队的大部分知青,在来下明之前的一年里,已经在元华七队经历过三个水利工程的磨砺:73年底下车伊始就开挖围河(护村河);74年春搞农田基本建设,改造排灌系统;74年底疏浚元华分场老河。这些经历为老队在下明六队的历次水利工程中总是独占鳌头奠定了基础。

改造排灌系统就是将原来高于地面并且偏于农田一侧的支渠移至农田中央并筑成半地下式渠道,这样一来漏水的问题解决了,同时进水时水从支渠的两侧流进田里,排水时排进田外两侧的排水沟,排灌的路径缩短了一半,提高了田间的排灌效率。但凡事总是有利有弊,由于支渠改成半地下式,缺乏坡度,主渠向支渠送水时流量控制就很有讲究,怎样合理放水就要看放水员的经验了。

 

虽然到下明来之前有过几次挖河的经历,但那只能算小工程,一轰而上型的,与当地民工相比,微不足道。真正被震撼的是看民工开挖大河。六队东面的那条南北走向的大河,开挖时去看过,那个阵势真是蔚为壮观,河面就有几十米,河深起码也有十米,全靠人力肩挑手挖,站在大坝上望去,河道里民工密密麻麻的,看上去很渺小,有一种蚍蜉撼大树的感觉,只能叹为观止。后来农场船队给下明运送物资走的就是这条河,记得一次船队运来甘蔗,立诚开手扶和我俩人去码头(只有跳板)为队里领过甘蔗。

(提到领甘蔗,想起有事需要坦白:当我们抖抖豁豁地将甘蔗扛下船,装好车后,立诚提议犒赏自己一下,我觉得也是,回去一人一根都分不过来。于是各抽了一根甘蔗,到河边洗了洗,坐在河坡上啃将起来。在上海,甘蔗都是刨了皮吃的,这种用嘴撕皮的吃法还是第一次。不一会儿,身边都是白花花的渣子,我们拍拍屁股尽兴而归。现在想起来,有点不够高尚,占了大家的便宜。)

 

我们六队扬水站的那条引水河是75年初由苏北各地抽调的民工开挖的,那时下明六队刚刚建立。工地就在我们六队的家门口,这使我们有机会与挖河的民工直接交流,观察他们的劳作和生活。

这些挖河的民工大都二十来岁,一般以来自同一地方的几个老乡结成一组,一起搭棚睡觉,一起架锅开伙。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时为赶进度还披星戴月。干活时,自己挖土,自己挑担,完全单兵作战,就像一座老式台钟,上好发条后,就不紧不慢,按部就班地运转。大约每两个小时,他们会小歇一会儿,喝一、二海碗玉米糊,补充点能量,然后继续干活。就这样,日复一日,周而复始,一条河床渐渐显露,两岸堤坝慢慢成形。

那个年代人口是不能流动的,农民都被禁锢在人民公社的土地上以大锅饭的形式从事以粮为纲的劳作,年底以工分的方式分得勉强温饱的口粮和微薄的收入。虽然如此,人们追求更好的物质生活的欲望并未泯灭,于是外出参加水利工程,挣一笔“大钱”,回家体面地娶个媳妇成为许多农村青年的向往。但是僧多粥少,为了得到外出挖河的机会,据那些民工说需要给有权势的公社或大队领导进贡烧高香。

其实挖一次河,也就是一个来月,二、三百方土,挣不满二百元钱。但是有了这笔钱就可以有资本办置让女方青睐的那些带转的高档消费品,比如自行车,或缝纫机,再或全钢表。就是在当年全国人民羡慕的上海,这些物件也是风光无限的。为了开源节流(少花线,多挣钱),民工们基本不开荤,一日N餐大都是玉米糊。如果碰巧逮住蛙、蛇、鱼、鳖等活物,便是造化。宰杀后放进玉米糊中一起煮了,算是有了荤腥。

民工的工作量平均每日六到八方土。我们知青开始挖河时,日平均土方量也就一方,差距太大了。除了干活时间比民工短外,更主要的是经验不够,搭配不当,体力不济,严重窝工。经过几次水利工程的锻炼,到了后期,大家在主观、客观方面都有明显进步,在历次农场水利会战中下明六队都能名列前茅就是例证。从单位时间的平均土方量的指标来看,我们的挖河能力已经不输给民工了,但凭心而论,还不能与民工比耐力和伙食,也就是说投入与产出没法比,人比人,气死人。

 

与村前引水河对应配套的排水河是在75年底,76年初由分场组织,完全由我们各大队的知青开挖的。位置在分场南面(我们村子北面),由西向东,从黄海公路一直通到东面那条大河。这些新开的纵横交错的河道,不像早期的下明总干渠和五卯酉河,有名有姓,至今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说起来真麻烦。

这是下明六队参加的第一次水利会战,也是74届的知青第一次体验开挖新河。记得那个冬天特别冷,气温降到零下8度,土都冻了起来,每天上午费尽气力,大锹都很难插进土里,有人找来稻草铺在冻土上,点火化冰,一时间工地上狼烟四起,热火朝天。开河期间,北京传来噩耗,共和国总理周恩来撒手人寰,仙逝而去。当时总理在人民心中是很有分量的,顶梁柱倒了,大家的心情都很压抑,于是化悲痛为力量,把力量都用在了开河上。

现在上海,18岁左右的青年都被称作小人,稚嫩得过马路上学打酱油都大人都不放心。可是当年这些不到20岁的男女知青在开河工地上干的却是千古以来最繁重的河工生活。虽然在大田里已经耕耘了一年,但开河是硬生活,没有投机取巧的余地,只能咬牙坚持。在齐心协力的前提下,各尽其责,合理搭配,才是提高效率之道。好像在大家共同拼搏下,这次水利会战下明六队拔得头筹,但其中甘苦大家心里有数。

这条排水河开通后,下明六队(还有相邻的队)的新排灌系统格局基本形成。原来宽100米,长1200米的条田(自总干渠到五卯酉河)被分成三段,并由春天修筑的进水渠从中间分开,就像现在故哥地图(GOOGLE)上显示的那样。南面靠五卯酉河的那段当时仍是旱地,我们在那里种过棉花、麦子还有向日葵,除了棉花天生耐旱,适应苏北的土壤,收成还不错,麦子和向日葵都没好结果。今年五一去大丰时发现这块旱地现在也已经改为水浇地了,地里的麦子绿郁葱葱,非常养眼。

 

此后的76年、77年冬季我们都参加了农场组织的水利会战。

76年底甚至跑到围场外的新垦区去开河,当时阴雨连绵,我们几乎风餐露宿,晚上睡在围场内废弃的破房子里的泥地上,四面透风。整天都穿着湿漉漉的衣服,阴冷潮湿 。每天天未亮就要出工,步行去几里外的工地,天黑后拖着疲惫的双腿回来睡觉,真的艰苦!那段时间几乎听不见欢笑,话都很少。

77年底,78年初,文革已结束,国家恢复高考招生,在家人的劝说下答应准备迎考。此时正值冬季水利会战,只好每天收工返队后挑灯夜读,搞得神魂颠倒,以至于至今想不起来那年冬天在哪里挖的河,只好指望哪位仁兄帮忙回忆了。

7810月意外中了大奖,离开下明六队回上海念书去了。从此告别下明,再也不曾挖过什么河,但是那些挖河的经历,总也不能忘怀,正是当年那样的生活,让我们这一代人的神经变得非常坚强,面对困难和挫折,能够百折不挠。

 

谨记。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