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明六队新家园

此图由梁显能兄摄于下明六队村边

 
 
 

日志

 
 
关于我

下明六队新家园博客是为所有在原海丰农场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而打造的博客园地。宗旨是:回忆的园地、交流的平台、沟通的渠道、互助的桥梁,心灵的驿站,是一个原下明六队战友的精神新家园。 所有在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都是这个家园的成员,是五卯酉边上下明六队另一种形式重建和发展,也是下明六队战友情谊的延伸。因此,我们把她定名为“下明六队新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重回下明 作者:钱广  

2010-05-05 12:41:42|  分类: 下明六队-三十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一日,多云。

只身驾车去了次下明,由沪嘉高速(S5)转沿江高速(G50,现称沪渝高速),过苏通大桥,接沿海高速(G15,现称沈海高速)一直跑到大丰,下高速后沿南翔路(上海有白鹤南翔,大丰也要南翔?)转人民路(记忆中大中集就有人民路)通过大丰市中心,然后上S332省道向东,再顺S226省道向北先抵三龙,打完尖返身寻至下明六队老巢,驻足唏嘘一番后原路返回。往返行程650公里,上午8点出发,下午4点到家,耗时8小时。

千里走单骑,一路踏青黄。很爽!

 

四月三十日开始放五一世博假,老婆与单位同事结伴去福建游山玩水,世博的闹忙不想去轧,无事就上网进了新家园,面对家园里的帖子和相片,一些想法又开始纠结:

大丰现如今究竟变成怎样了?去年组团重游时,身体欠佳,未能参与。上月写了印象大丰的文字,就萌生了去看看的念头。

新家园里的一张卫星图上标示的五卯酉位置怎么看也不对,记忆中五卯酉离六队的村子该有一里多距离,为此反复研究过“蛊哥”卫星地图,分辨率不够,难以确认,难道记忆出了问题?

从新家园的帖子和相片中得知下明七队的村子已不复存在,而我们的六队也只剩断壁残垣,再不去看看,怕是以后只能对着大地凭吊那段逝去的岁月了。

于是,为了心中的下明情结,决定明天去一趟下明。

 

下了高速公路,映入眼帘的是一块标示牌——“上海市杨浦区工业园”和一片在建工地,接下来是巨大的宣传牌——“苏北争第一,融入大上海”。看来大丰铁了心要做“小上海”了,不过这个口号太土,既不对仗,又无厘头,感觉离海派文化还有距离。“苏北争第一”表现的是壮志豪情,绝对有腔调。“融入大上海”就有点一厢情愿了,不知“大上海”愿不愿带“小上海”玩,而且上海的精髓是海纳百川,融入和海纳有点悖论。

由人民路进入大丰市区,河流依在,城区已找不到当年大中集的片鳞踪影,呜乎哀哉。时代在发展,城市化是必然趋势,但大丰城区的变化与国内大多数三线城市差不多,缺乏科学的长远规划,急于功利,俗不可耐的商业气氛,新建筑毫无格调可言,只能用一个字评价:土。估计将来后辈们还是会不破不立,拆了重建,可是缺少依附的地域文化如何传承,就像上海没了弄堂,北京没了胡同,……,嗨,杞人忧天。

既然城里找不到感觉,便穿过城区来到了黄海公路(S226)。黄海公路只是路面铺上了柏油,宽度依旧。路旁的田里不是油绿的麦子就是盛开的菜花,这时有了回家的感觉。

其实当年没上过几次黄海公路,下明六队在哪?心里没谱。过了三卯酉,又过了四岔河,已近正午时分。想起下明六队距离三龙约十五里路,决定先到三龙,垫了饥后再以三龙为坐标原点往回找。

过了斗龙港大桥,就到了三龙。如小李子介绍的,三龙比四岔河闹忙,沿公路都是新起的商铺,饭店不算多。找了两家门口停了不少汽车的饭店,都很实在地被告知客满,无奈进了一家叫“双庆饭店”的小店消费了二十元,心想这里的官员和老板的消费档次也奢侈不到哪去。

饭罢,离开三龙寻找下明六队。大约走了十里路,看到有一条三米左右宽度的水泥支路向东延伸。心下思忖,该不是去分场的路吧?顺着水泥路前行约一里,路的两侧有了房子,但不是当年分场的那种房子,路左侧的红褐色墙面的一排平房门口斜靠着一块牌子:下明分场门诊部。再仔细观察,平房后被遮挡的老房子正是当年分场的干部宿舍。

哈!到了分场,离六队老巢不远了。

环顾四周,都是小麦青苗,分场前面的那条机耕大道全无踪影,整个分场格局已面目全非,当年下明知青心中的殿堂竟然败落到如此境地,脚下的水泥小路不知通向何方?于是操国语进门诊部(哪门子的门诊部,分明是个小卖部)询问原下明六队现下明三队如何去得,一个半老男人,居然用上海话回答:“勿晓得,现在变化大来西,侬讲格是啥格年代格事体?”答曰:七十年代。他与周边的众女人一起摇头,“阿拉更加搞勿清爽”。

无奈,退回黄海公路,继续向前搜寻。大约走了一里路,路的右侧出现了一片房子,应该就是下明一队!记得送潘雄赴一大队上任来过这里,可是路左侧没了去六队的路。真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回家的路不见了,只好再往前走。

又过了半里路,路左侧有一条向东的水泥路,路北侧伴着一条河,顺着路向东走几百米,看到一座孤伶伶的扬水站。向北望去,一整片翠绿的麦田,此时心里已经明白,这是师傅老陈和下明七队的地界。如今七队的村子已荡然无存,正合诗云: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这座扬水站已是七队在这片土地上唯一的遗存了。

带着惆怅的心情,再往东走了一里路就到了六队的老巢。一个人站在进村的桥头,看着凋零的村子,遥想当年,百感交集。

踏着碎砖破瓦,在村里转了一圈,盘点了一下当年的遗产:

知青宿舍只有六小队的还在,有几户人家住着,已经非常破旧,属废物利用;

仓库因结构尚可,仍被继续使用;

食堂只剩半壁江山,也摇摇欲坠;

再有就是扬水站和厕所,水塔不记得是不是当年的。

穿过村子,北面新建一个院子,赫然挂着“上海流浪什么收容救助站”牌子,显然是政法机构,断不敢擅自闯入。

村子周边的农田也被重新规划过,整个水系(排灌系统)已做过改造。当年村子与五卯酉之间的田地都是旱地,主要种些棉花和一些旱地作物,纯粹看天种地。77年大旱,我们在老丁的领导下还假惺惺地抗过旱。现在已将扬水站的水引过去,改造成水浇地,今年的麦子长势看上去很好。

如今这里的土质,经过这么多年的耕种,已明显熟化,不再是当年那种盐碱地,太阳一晒,白花花的一片。

村子里的后来人又建了几栋房子,篮球场改种了庄稼,……,现在的生产方式和组织形态已和过去大相径庭。毛主席说过不变是相对的,变化是绝对的。再过几年,随着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大概只有扬水站可以长寿一些,其余那些破房都会拆除。

只要这片土地上后来的人们过得好,就让这些破烂为我们留在那里的青春殉葬吧!

总算回到了梦萦的下明六队,了却了一桩纠结的心愿,以后可能不会再来了,但愿下明的明天更加美好,下明土地上的人们生活幸福,更愿我下明六队的兄弟姐妹健康如意。

 

已经没什么可留恋的,该回去了。

回到黄海公路,走了约一里路,前面出现了一座桥。桥下应该是五卯酉吧!停下来瞧个仔细。桥头上分明刻着“五卯酉桥”四个大字,心中积存的疑惑顿然释解。

 

告别五卯酉后,即回了上海。假期未完,老婆未归,写下游记,了却心愿。

  评论这张
 
阅读(727)|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