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明六队新家园

此图由梁显能兄摄于下明六队村边

 
 
 

日志

 
 
关于我

下明六队新家园博客是为所有在原海丰农场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而打造的博客园地。宗旨是:回忆的园地、交流的平台、沟通的渠道、互助的桥梁,心灵的驿站,是一个原下明六队战友的精神新家园。 所有在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都是这个家园的成员,是五卯酉边上下明六队另一种形式重建和发展,也是下明六队战友情谊的延伸。因此,我们把她定名为“下明六队新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下明记忆(八)——二小队 作者:钱广  

2010-06-14 21:32:31|  分类: 下明六队-三十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75年初下明六队建队起,我就在二小队,一直到78年底离开海丰。转眼已过去三十多年,其间很少有机会与队里的兄弟姐妹们相聚和交流。我的性格原本独立而内向,喜欢安静,不爱张扬,更不善交往,但心里一直很挂记二小队的各位兄弟姐妹,毕竟与大家在曾一起度过生命中难以忘怀的几年光阴。

网上的下明六队新家园开张后,感到非常亲切,一改从不写字的习惯,学着时尚,连续写了几篇回忆的文字,甚至突发奇想,自己跑回下明六队重游一番。这一切都是真心想和大家交流,大家的留言鼓励让我一下子收不住手,欲罢不能。

这回就忆一下我们二小队。因为隔了太久,有些人和事有些模糊,说得不对,大家只管拍砖,我决不躲闪。

 

75年初,过完春节回到海丰。元华七队的两员干将,阿乡和潘大姐受命带领以三小队百多位知青为主的人马来到下明建立六队。阿乡原是元华七队铁姑娘队队长,潘大姐是五小队的老队长。来到下明六队后,阿乡担任首任书记,潘大姐做大队长。她们让我干二小队的队长,于是一直干到离开海丰。

(PS:据阿乡说,她在海丰农场建立之前就在上海农场下明分场六队,与我们海丰农场下明六队同一个村子,同一片土地,所以阿乡是下明的两朝老臣,六队元老中的No.1,难怪阿乡对下明六队感情那么深 。)

 

在二小队,与我搭过档的队长最早有沈喜凤,后来还有冯杰、徐治平、张伟良、王建奋、马惠梅等。当年他们都是些优秀的青年才俊,由于我的作风比较“霸道”,影响了他们才干的发挥。现在他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都干得很出色,特此证明,并送上迟到的歉意。

当时每个新建的小队还安排几位从元华过来的小“老知青”作为以老带新的骨干,二小队有宏春、金凤和“小胡子”瞿永源,还有一个“小五子”周根荣,曾担任小队放水员。在沪语里,小胡子和小五子发声接近,于是用大“小胡子”与小“小五子”以示区分,就和现在足球圈内区分三个罗纳尔多的方法一样。这些小“老知青”在队里,尤其是在建队初期发挥了重要的骨干作用。

二小队的第一批新知青是来自卢湾区的以74届为主的中学毕业生,接着的第二批来自闸北区,不但有应届生,还有列届生,他们构成了二小队的主体。后来在历次调整中,二小队的人员先后有些进进出出的变化。

经过搜肠刮肚,苦思冥想,拼凑了一下六队中与二小队有关的知青名单,不知对不对?

男生有:

冯杰、刘金根、刘年根、朱根林、谭宝亮、王国安、罗扣群、毛建忠、王安平、王明宝、蔡雨冬、谭建峰、马如国、唐秀才、唐秀国、陈纯山、彭大余、崔迪、姚平凡、瞿永源、周根荣和朱远津(钱广)、徐治平、张伟良、朱大荪、宋志国、汪鸿根。(好像有遗漏)

女生有:

    沈红娣、李连群、秦永英、曾梅兴 、席培菊、张翠银、邹丽娟、王玲芬、顾秀兰、朱根宝、刘桂香、张京芳、杨菊莲、黄玉芬、马永萍、徐丽娟、虞冬妹、丁以兰、沈喜凤、吴宏春、陈金凤、孟招娣、周瑛、纪文娟、黄建奋、马惠梅、顾佩霞、汪桂芹、王玉珍、丁长英,潘黎芝、张国琴。(张国琴自称曾调入二小队,但我却没印象。有几个女生还是汪桂芹帮我凑的。)

在这份名单中不少人都有响亮的外号,大多数被亲切地叫到现在,列表如下:

朱远津 —— 钱广;瞿永源 —— 小胡子;周根荣 —— 小五子;王安平 —— 拉搭;

毛建忠 —— 扒牙;王明宝 —— 弯弯绕;谭建峰 —— 小猴子;蔡雨冬 —— 茶壶;

朱大荪 —— 大蒜;崔  迪 —— 老骨头;姚平凡 —— 姚公子;张伟良 —— 鼻疤;

张京芳 —— 方狗;徐丽娟 —— 长脚;  秦永英 —— 老农;  张翠银 —— 翠花。

 

有些外号,可能我不清楚,希望大家检举揭发,予以充实。也有不少人拥有文明或亲昵的称呼,比如:小陈、小丁、秀才、秀国、鸿根、宏春、金凤、梅兴、冬妹,等等,叫起来很顺口。

 

这一群知青组成的二小队,人员构成显然要比元华过来的73届知青复杂些。元华过来的73届知青大部分来自杨浦区,也有小部分来自虹口区(如张立诚、张伟良便是)。除了去新建的各小队,余下的73届知青,由路明领军,组成一小队,也称老一队或老队。其实,老队知青的平均年龄未必大于我们二小队,但老队在下明六队的战斗力是所向无敌的,无论做什么生活,大家心服口服。这其中有队长路明为人厚道,率先士卒,管理有度,德高望重的原因,也与老队知青本身的素质养成密不可分。

 

回想当年的二小队,许多人与事浮现在眼前。新知青新来乍到,干活是必须的。虽然各自的家庭背景不同,但干繁重的农活对来自大上海的每一个新知青来说都是新鲜和陌生的。应该说,大家都努力地学着干活,尽力地去适应农场的生活节奏。重压之下,有人咬牙坚持,有人顺其自然,也有人叫苦不迭,还有人刁钻使性,性情百态,不胜枚举。好在有小“老知青”率先身教,新知青骨干带头苦干,众知青倾心合作,我们很快度过了初期的难关,脱掉不少身上的学生气息,又凭添一些农夫气质,形成了一定的战斗力。在以后大队里的各项工作中,如春种、秋收、开河等,二小队大都能排行老二,仅落后太强大的老一队。

 

现在碰到当年二小队的队友,会直率地说以前我在队里整天绷着黑脸,严肃得让人害怕。其实这只是一个侧面,但凡遇到高兴或顺心的事,脸就自然松弛了。绷脸或说明性急,或代表心虚。性急是因为工作不顺,我做事追求完美,但那时要把一件事做好也难,因此很难顺心。至于心虚,那是因为才资平庸,怕镇不住局面,才故作深沉,现在看来效果不错,唬住不少人。其实工作之余,我更喜欢苦中作乐,调侃打诨,逗大家开心,不至于那么严肃。

要说怕我,也不尽然。比如74届的女生席培菊,刚来时调皮得很,全不拿我当回事,竟然拿我开涮。那时手表是个稀罕物,她来时腕上戴着一块好像是CCCP的坤表,欺负我没有表,干活时会时不常地问:队长,现在几点了?骑马找驴!气得我只好让家里赶快给我买块上海牌全钢表。这哪里是她怕我,我怕她还差不多。想起此事并非秋后算帐,反倒是惺惺惜惺惺,其实一直挺欣赏席培菊的那股聪明劲的。

 

我在二小队中年龄不算大,对于那些年龄大于我的知青,我很尊重他们,看中他们的阅历和经验。我们相处得很融洽,他们在生活中和工作中给予我很多帮助和支持,特别是在像农忙、开河这样的重要工作中,他们的鼎力支持是很关键的,我始终记得他们的好处。

二小队是全体成员的二小队,我只是其中一员。现在大家都是脚碰脚的过来人,说什么应该没有什么忌讳,但为了和谐,一些太具体的往事不宜落成白纸黑字,以避厚此薄彼,指手画脚之嫌。还是说点生活中不痛不痒的点滴吧。

 

遥想当年,一群20岁上下的知青,成天搅在一起,既无明星偶像可以追求,又缺乏自我管束,免不了青春躁动,行事孟浪。干活之余,或趁月黑风高赌钱越货,或恋床前月下卿卿我我,荒唐之事断然不少。

那时我们农场知青每月平均工资24元(第一年18元),队里每月发10 元饭菜票,余下部分发放现金。应该说,在上海人均生活水平低于十几元的年代里,知青的这点工资完全能够养活自己。但是当时队里的男知青大多数不是月光族就是半月愁。月光族还说得过去,毕竟干活消耗大,一顿饭吃掉一斤饭,两份菜那是家常便饭。双份的伙食支出,加上抽点香烟,喝点小酒,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八九不离十了。对于男知青来说,因日用品的开销微乎其微,故温饱不成问题。至于半月愁们,大都是在牌桌上把那点工资折腾完了。每月一开支,牌局就开张,用不着半个月的细水长流,只消几天基本上就弹尽粮绝,而后就有人为了果腹而四处借贷,其中不乏暴力强索。生活的教训让不少人幡然醒悟,逐渐远离赌桌,但也有人自制力太差,如二小队的“拉搭”。“拉搭”的牌技肯定不高,但牌德估计尚可,他心急口吃,认赌服输,连从上海带来的被橱,都作价5元(原价15元)输掉,最后输成彻底的无产阶级,正所谓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好言批评他时,也能诚恳认错,还能豁达地穿着张三的上衣、李四的裤子下地干活,真拿他没辙!

在农场知青的业余生活很单调,包括我们这些“正人君子”,很多空闲时间也就是打打文明的“大怪路子”或者没有正题的瞎聊,尤其在晚上睡觉前。打牌或闲聊时,必定是烟雾缭绕,烟蒂满地。有一阵子,每天早上起来,发现地上干干净净,一只烟蒂不见,心想哪个好心人,天不亮就把地扫了?也没特别在意。一日凌晨,天尚未亮,睡得不死,听得门嘎机一响(夜不闭户),又听得悉利嗦啰的声音传来,打开灯一看,原来海螺姑娘竟是“扒牙”。“扒牙”正匍匐在地上收集烟蒂,让人哭笑不得。这位“扒牙”也是好赌之人,烟瘾又大,输光之后,不但借钱讨饭,还要蹭烟,最常见的就是见到正在吸烟之人,凑上去笑媚媚地请求“咪一口”。没想到竟有五更天起早自力更生,丰衣足食这一出。

据说“拉搭”和“扒牙”现今都混得不好,拿他们说事,多有得罪。

 

女生那边,实在不了解情况。在农场几年,连女寝室都没进过几回,故不敢妄言。

 

俱往矣。如今社会变化很大,我们的后辈再也不会吃二茬苦,受二茬罪,但也未必理解和体会我们这辈知青当年的艰辛和无奈。现在二小队的各位兄弟姐妹都奔六而去,衷心希望大家不管有钱没钱,有权没权,都要心态健康,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评论这张
 
阅读(1105)|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