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明六队新家园

此图由梁显能兄摄于下明六队村边

 
 
 

日志

 
 
关于我

下明六队新家园博客是为所有在原海丰农场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而打造的博客园地。宗旨是:回忆的园地、交流的平台、沟通的渠道、互助的桥梁,心灵的驿站,是一个原下明六队战友的精神新家园。 所有在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都是这个家园的成员,是五卯酉边上下明六队另一种形式重建和发展,也是下明六队战友情谊的延伸。因此,我们把她定名为“下明六队新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 银行不差钱,差了什么?  

2011-06-07 08:09: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   银行不差钱,差了什么? - 五卯酉 - 下明六队新家园
 

银行取款三千 结果收到三万

昨天下午5时许(2011年6月5日,编者注),记者采访了退款不成的杜女士,得知这位主动退还2.7万银行多付款的女子竟是一名下岗女工,由于收入不高,现在一家超市打工赚钱,每个月的收入1080元,生活过得并不宽裕,然而就是这样一名女士,面对银行的意外大礼,她并没有心动。

女士表示,临近端午节,打算取钱买点东西。去取钱的时候已经下午4点半啦,当时拿着丈夫几天前才存进银行3000元的存折,然后在一个柜台就要求全部取出,手续完成后,银行服务员将钱放进了一个信封。拿到钱后我没有清点,就急忙塞进包里往金桥市场跑,所以当时也没有发现银行多给钱。讲到3000元现金多出2.7万元为何当场没能发现,杜女士也是显得很无辜。

就在杜女士到银行附近的金桥市场为儿子选好物品准备付款时,从包里取出现款的杜女士惊呆啦,因为3000元钱和30000元现金的厚度差别实在太大,等她拿出信封里的钱后,杜女士才发现自己原本取出的3000元现金,现在竟然变成了3捆未开封的百元大钞,经过其清点,竟然是30000元之多。

面对这么多钱谁不心动,可是这些钱不是我的,我肯定不能要,银行服务员意外多付出这么多钱,是否银行服务员要承担赔偿责任不说,恐怕还要受处分!杜女士说想到这些之后,她就急忙返回了银行。

三次想还款 均未成功

为了找一个人能够证明还款过程,最后杜女士半道喊来了自己的朋友蔡先生,但是两人赶到银行后,还未说明来意,这家银行的工作人员连听都未听进去,迅速将他们赶出银行大门,随后就听哐当一声将银行大门无情地关上,然后隔着门缝说:银行下班了,正在结账!

不一会儿,一辆运钞车来了,银行大门开了,杜女士与蔡先生又进银行还钱,这时这家银行的一位行长过来了,说明来意后,这家银行的行长也是连听都未听进去,迅速将杜女士和蔡先生关在银行大门外。但是面对还钱银行拒收,反倒给杜女士带来了很大压力,由于担心今后出现什么乱子,为了早些将这2.7万元现金还回银行,杜女士最后选择了报警。我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故意多拿钱,更是希望通过警方证明银行多给的27000元钱已经还给银行。女士不无担心地说。后来中央门立交桥派出所民警赶到后,杜女士将取款过程说了一遍。

许霆的事情大家都还记得,我好害怕。杜女士担心自己多拿了银行的钱,成为下一个许霆。随后,杜女士和蔡先生在民警的陪伴下第三次找上银行要还款,但是银行给出的答案是:银行不差钱!后在蔡先生的提醒下,一个银行会计表示可能少了2.7万元,但是该银行现场负责人并不领情,最后他们又被无礼地赶出门外。

银行说出错原因 是新手操作不当

由于3次送还银行多付现金遭拒收,最后杜女士只好将2.7万现金暂时交给派出所保管。

昨天晚上7点半,多付客户2.7万元现金的银行发现账面现金不对后,这家银行包括行长、科长、业务经理和柜台工作人员才显得着急起来。

随即该银行兵分两路连夜追款,一路向中央门立交桥派出所赶去,一路寻找杜女士的家庭地址和联系方式,在确认客户杜女士已将27000元暂时保存在派出所时,前来追款的银行工作人员悬着的心这才放下,随后工作人员与派出所民警清点了27000元现金,并办理了移交手续。

在派出所办理现金移交手续时,由于得知杜女士希望得到道歉的要求后,经过派出所联系,该银行负责人一行,在昨天晚上8点半左右,双方在南京市下关区白云亭宾馆门前见了面。我要见面的目的很简单,并不是要求他们致谢和道歉,而是要向他们提出,今后工作中发生差错不要紧,但要诚恳地对待每一位储户,而不是将热心的储户拒之门外。女士说。

这家银行一名行长、业务科长和一名办事员,一男二女3人赶到了与杜女士相遇的地点后,男性行长仅向杜女士口头表达了谢谢二字,并作了简单的情况说明:昨天下午4点半,柜员将3000元误认为30000元,多付给了杜女士27000元的原因。该行长说,造成这样的原因,主要是该柜员是一名新手操作不当所致。该行长说完,其他什么也没说就转身离去。

昨天记者向另一家银行一位负责人咨询,该负责人称,银行出现取款错误的事情很常见。银行有监控,还会找到多取钱的当事人的,他不还可追究其法律责任。对此,一位律师朋友认为,虽然很多银行的柜台上都会摆着一块钱请当面点清,离柜不认的提示牌,但这样的提示牌并无法律效力。如果储户在取款时由于银行的失误多拿了钱,储户的行为属于不当得利,仍有返还义务。另外,在储户拒绝返还的情况下,只要银行能提供证据证明办理业务时确实多取了钱给储户,就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追回这笔钱。(来源:扬子晚报)

 

 

附:东方论坛评论《从“下岗女工3次还款被银行赶出”说开去》

文/知风
        6月6日《扬子晚报》报道,“南京下岗女工杜女士到银行取款3000元被多给2.7万,3次到银行退款均被赶出。银行自查发现出错才连夜追款,但对杜女士还款热心之举毫不领情,并拒绝道歉。”就事论事地说,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新闻,以此评论南京下岗女工杜女士的高尚,或南京市中央门某银行的缺德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因为,即便是成了新闻事件,这个让人不可思议的银行,还是隐匿在“南京市中央门一银行”之中,还是受到了一定的保护,所以,发生在下岗女工和银行之间的问题,本来就潜在地位上的不平等。也正因为这种地位上的悬殊,才会上演“取款3千被给3万元,三次还款被银行赶出”的荒诞剧。
       对于这个事件,我并不想用高尚和缺德来评论事件中的下岗女工和南京某银行。因为,在我看来,下岗女工杜女士的行为不能用高尚来形容,她只是出于对法律的敬畏,坚守的是法律底线上的道德意识。杜女士说的很明白,“许霆的事情大家都还记得,我好害怕。”所以,她担心自己多拿了银行的钱,成为下一个“许霆”;对于银行的缺德也不足为奇,这也许是财大气粗,或者“权大气粗”的部门的通病,而且杜女士还款正赶上“银行下班了,正在结账”、“ 一辆运钞车来了”的时候。因此,这似乎还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至少下岗女工杜女士不会成为下一个“许霆”。
       这当然是基于下岗女工和银行地位上的悬殊而言的,更确切地说是关于这3万元的得失,下岗女工和银行所对应的不同后果引起的,而这种“不同后果”不是来自具体情节,而是所处的地位,更因为来自法律对不同社会阶层的不同规范。这难道不是一种法律不公?
      如果相关法律是公平的,那么,对于这3万元的得失,银行应该和杜女士一样着急。但事实上,银行很坦然,而且很傲慢,反而是杜女士无法面对银行的意外“大礼”。我们应当看到,银行的坦然和杜女士的忐忑不安,都是一种潜在的后果在起作用。类似杜女士的遭遇,法律曾经用“许霆”做过示范,同样,“许霆案”涉及的银行,似乎没有什么涉刑的处罚。这样的案例范本,确实深刻地教育了银行的客户,但对银行本身来说,却是一种强势的巩固。因此,杜女士和蔡先生在民警的陪伴下第三次找上银行要还款,但是银行给出的答案是:“银行不差钱!”
        在同一个法律体系下,在一个事件中,犯错的社会强势反而比没有任何过错的社会弱势更镇定自若,甚至张狂,可以说是比比皆是。其实,通过“下岗女工取款3千被给3万元 3次还款被银行赶出”事件,反映出的不是银行的服务质量和服务态度问题,而是由于社会和法律的不公,导致的社会强势的恣意妄为,这也是社会腐败越演越烈的症结。如果银行丢失3万元和下岗女工误得三万元面临同样的法律后果,银行还会如此傲慢么?延伸出去,如果官员贪污的涉案金额和“许霆案”中的许霆的“非法所得”受到同样的惩处,官场还会如此“前腐后继”么?这就不得不说,许多社会问题的滋生,都与社会不公乃至法律不公有着很大关系。
       法律的威慑力在于违法必须承担的后果,“南京市中央门一银行”三万元的失而复得,就是因为下岗女工杜女士看到过“许霆案”,她的道德观念是基于法律意识的。如果“许霆案”的许霆受到的处罚像有关部门或官员犯错一样轻描淡写,面对银行的意外“大礼”,估计没有多少人会像杜女士那样“带来了很大压力”;同样,对于有关部门和官员的罪错,法律也像对社会弱势群体那样铁面无情,社会腐败现象就不会如此蔓延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