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下明六队新家园

此图由梁显能兄摄于下明六队村边

 
 
 

日志

 
 
关于我

下明六队新家园博客是为所有在原海丰农场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而打造的博客园地。宗旨是:回忆的园地、交流的平台、沟通的渠道、互助的桥梁,心灵的驿站,是一个原下明六队战友的精神新家园。 所有在下明六队生活、工作过的战友都是这个家园的成员,是五卯酉边上下明六队另一种形式重建和发展,也是下明六队战友情谊的延伸。因此,我们把她定名为“下明六队新家园”。

网易考拉推荐

我所经历的 " 911 " 作者 卢林  

2011-09-10 09:41:28|  分类: 时事感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经历的  911  作者  卢林 - 五卯酉 - 下明六队新家园
 

  不知不觉, 已经十年了。每个十年前的那天在大纽约地区的人都有自己的911故事。这里是我的一段,并不惊天动地,但确实难以忘怀。说出来,以资纪念。

那天,风和日丽,秋高气爽。顺着劳动节(美国的劳动节是9月第一个星期一)休息了一周,人有点懒懒散散。早晨按惯例将女儿送到幼儿园,出发上班有点晚了。但这天问题不大,因为我并不是去公司,而是去布鲁克林的希尔顿饭店参加运通公司风险管理部的年会。

平时,开车与太太一同启程到纽瓦克(新泽西州的一个交通枢纽城市),搭地铁去纽约市。太太要转车穿过曼哈顿中城,到地处在长岛市站的花旗银行总部;我则径直去曼哈顿下城的世贸中心终点站。车站在世贸中心下面,周围都是室内商场或地铁中转站,不用上街,走5-6分钟就到世界金融中心3号楼的运通公司上班。由于这天要去布鲁克林,所以计划到世贸中心后,转乘去布鲁克林的地铁。

那纽约市的曼哈顿区是个半岛,与新泽西州一河(哈得孙河)之隔(见下图。图中世贸中心前的几个很敦实的有点蓝色的建筑是世界金融中心,其中那个尖顶的大楼,就是运通公司总部,画面中的那条河就是哈得孙河,照片显然是从新泽西拍摄的)。从新州去曼哈顿如同从浦西去浦东,或渡河,或跨桥,或穿洞。

地铁刚开出两站突然停住。我开始有点不耐烦,尽管是年会,太晚了也不好。开了一站后再次停下,称世贸中心站有警察行动,去世贸中心必须绕道去曼哈顿中城换车。无奈,只好随太太去中城。这时,有新上来的乘客带来消息,说世贸中心被飞机撞了,什么飞机,不知道。

他们不知道,我知道,一定是直升飞机。我办公在世界金融中心3号楼46层的窗边,与世贸中心隔街相望,常常看到直升飞机在大楼间穿行,飞机幢楼,不是不可想象的。所以,我带有先知先觉的口气对太太说,出这样的事,只是时间问题。

地铁开到隧道前的一站时,涌上来一群乘客,其中有我认识的运通公司的同事。这里做一个简单的背景介绍。911前,运通公司与2008年倒闭的雷曼兄弟公司同租世界金融中心的三号楼。那时金融业十分兴隆,曼哈顿的房地产不够,所以许多金融公司,比如美林,高盛等都在哈得孙河的新泽西一侧或造房,或租楼,扩充地盘。运通也不例外,在对岸河边租了一个4-5层的办公楼。我的那个同事就是从那个办公楼里出来的。他面色铁青,显然神志恍惚。问其究竟,他说又有一架波音飞机撞上了世贸中心,两个楼都着火了。他还说看见有人从楼下跳下来(我估计是用望远镜看的,我曾经在新租的楼里上过班,当时许多人都备有望远镜,以便随时观察公司总部的动向,或监视来回摆渡的同事---笑话),心里承受不住,回家去了。我感到事情比较严重了,倒不是由于对我的先知先觉产生了怀疑,而是意识到这是一个恐怖主义袭击。尽管如此,当时也并没有当回事,不象现在,一有风吹草动,赶紧连跑带跳,逃出楼去。当时没有感觉到威胁,还觉得那老美的心里素质太差。为了显示我的临危不惧,决定继续去布鲁克林的会场。

地铁时开时停,20来分钟以后,慢慢悠悠地到了中下城之间的14街中转站。太太换车去花旗。我则走出地面,想考察一下世贸中心究竟怎么样了。从14街到世贸中心,地铁大约有5-6站,所以可以清晰地看到鹤立鸡群的世贸中心。一出站,就被此起彼伏的救火车,救护车和警车的尖叫声弄得头晕耳鸣;再一瞧;行人大都在朝一个方向仰颈眺望。我于是转身,那画面至今定格在我的脑海:万里无云,湛蓝湛蓝的天,衬托着两幢玉一般白洁的世贸中心大楼,大楼上段似乎各自有一个黑黑的裂口,两缕青灰色的烟从裂口里缓缓飘出,升入天际,形成两条长长的白云。有一两架直升机,在大楼顶端盘旋;周围秋风习习,单调的警笛背景后,没有往日的喧闹,而是沉浸着一片怪异的安谧。

心里在为那些困在楼里的人盘算逃生的策略,人还是走下地铁站,跳上了去往布鲁克林的地铁。从14街往布鲁克林的地铁先要朝世贸中心方向开一段,所以,我是在向世贸中心靠近。殊不知那地铁离站之后不久,趴了下来,似乎有20来分钟。我进退两难,左右不是。磨磨蹭蹭到了下一站,好像用了30-40分钟。到站后,地铁方居然发出逐客令,广播通知,进城的地铁全线停运。无奈间,我放弃了去布鲁克林的努力。

悻悻然走出了车站,待再往世贸中心的方向望去时,心里不禁感受到一阵震撼:蓝天之下,那两幢大楼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时隐时现的烈火和狂翻怒卷的滚滚浓烟,以及从中生成的遮天盖地的恶气黑云;可以想象那黑暗中的人所面临的恐惧。世贸大楼的倒塌,是匪夷所思的。数公里之外,我所在的街上一片混乱,急救车呼啸而进,呼啸而出;往城外开的车,不少在车顶上盖满了厚厚的灰尘。人流从下城方向不断涌出,有些人蓬头垢面,眼色茫然,似乎大祸临头,末日将至。马路上,不少人一圈一圈围着停在路边的轿车,噤声聆听新闻广播。我从新闻里知道,五角大楼也遭到袭击,白宫可能是下一个目标,天上还飞着没有着落的飞机,地上还存在尚未识破的阴谋。总之,威胁随时可以从天而降,或冒地而起,等等。“鬼子进庄了”,逃出曼哈顿,撤回到新泽西,将女儿接回家,是当务之急。

我所经历的  911  作者  卢林 - 五卯酉 - 下明六队新家园
 

从“难民”那里知道,进出曼哈顿的公共交通全部停止了,桥被封了,隧道被堵了。桥不能越,洞不能钻,轮渡,当时我只知道世贸中心附近的码头,但那肯定已经不能用了。唯一的出路,是搭乘去新泽西的火车,那用的是专线隧道,或许还让出城?于是加入人流,向中城方向走去。那人流浩浩荡荡,象逃难的难民。有手机的在拼命拨号。谁的手机有信号,会有几个人在旁边乞讨借用。路边的电话亭,排着长长的队等待打电话。我手机没有信号。只好排队等在电话亭外。但显然,陆路电话也很难拨通了。

向中城的交通枢纽站34街进发。行进中遇到一个难民女士,她也计划逃出纽约,回到新泽西;她有些张皇失措,于是和她结伴而行。见到女士,再次想起了太太。于是借用她的手机,试了几次,接通了太太办公电话,没人接,留下话说我正在试图回家,嘱咐她也立即离开公司。途经一家酒吧,我们进去,看了一下电视,了解了一些情况:美国政府还没有反应,纽约市政府的重点在救火救人,“难民”们只能自找生路。好不容易到了34街火车站,只见车站周围人山人海,但车站已经封站了。于是渡河是唯一的出路。恰巧该女士知道中城也有一个去新泽西的摆渡码头。于是赶去。将到时,遇有回返的难民,说摆渡码头也被封了。我们想既然已到,不妨去码头看看。实在不行,只能考虑游泳了,虽说是下下策,但狗急跳墙,这是唯一选择了。所幸到了码头,看见有数里长的人排队在等船。于是二话不说,加入了排队的长龙。

队伍的秩序很好,人们耐心,严肃地排着队,有的在不厌其烦地试着自己的手机,有的三三两两的低声交谈。大约一个多小时,总算上了摆渡船。此时大概是下午2时左右了。摆渡船的方向是新泽西的侯伯根码头,那也是个水路,铁路和汽车的交通枢纽,距世贸中心大约10分钟的轮渡。从34街摆渡到侯伯根码头大概要30分钟左右,且要经过世贸中心。摆渡船靠近世贸中心时,我看到了停泊在河面的一艘后来听说是美国海上警备队最大的水面救护舰。当时估计会有很多伤员。后来知道,能逃出来的,基本上用不着救护,未能出来的,连尸骨都不全。这是后话。从近距离看倒坍后的世贸中心大楼,更是令人震撼。那堆积如山的废墟,那在烟火中若隐若现的残垣断壁,铺天盖地的黑烟,那烈火熊熊的世贸中心7号楼,世贸中心旁边的世界金融中心的4个巨大的建筑,几乎完全淹没在烈火和浓烟中。那鳞次栉比,此起彼伏的楼山堆积成的曼哈顿,突然少了那两根拔地冲天的世贸大楼,给了人们一个空虚的感觉。这个感觉,好几年以后才逐步消失。周围出奇的安静,只有来回渡船马达突突的声响。摆渡船上,疲惫的乘客们默默地注视着那人间炼狱般的场景,没人说话,没人出声,只是默默地望着……

船刚要靠码头,突然又离岸了,说接到通知,侯伯根码头也因出现恐怖威胁而封港了。船于是折回,开到了与世贸中心隔河相视的泽西市摆渡码头。码头上,集中着不少整装待发的志愿人员。还有一些志愿和慈善机构在码头摆摊,为下船的乘客送水和点心。

本以为下了船就可乘地铁去纽瓦克。岂知新泽西州的地铁和火车也全线停运了。好在交运公司组织了公交汽车。那车载了满满一车人,开了约30分钟到了纽瓦克后,直接把我们卸在一个防疫圈中。身着白大褂的防疫人员监督着我们走过了一条喷雾的防疫带。

离开车站,马不停蹄的赶到停车场。实实在在坐在方向盘前,才感觉到开始对事务有所控制。于是驱车回家,唯恐不及。回家路上,要经过纽瓦克国际机场。通往机场的路都被横七竖八的巨型卡车堵住了。高速公路上来往的车辆寥寥无几,十分凄凉。看那纽约方向,接地连天的蘑菇云般的黑烟依然在不断蔓延。正常要开30分钟的高速,这天只开了20分钟。快到家时,与太太接通了手机,她告诉我,她正在回家的火车上;她到达公司后,知道公司已经关闭了。她“有幸”赶上了从那里进入曼哈顿的最后一班车。步行几十条街后赶到回新州的火车站,居然赶上了开通后出城的第一班火车。

在火车站接上太太后直接前往女儿的托儿所将她接出。这已经是下午近5点了。这一天,一直折腾到此时,心才算定了下来。

回家后,遇到了街对面的邻居,她丈夫在世界金融中心2号楼工作。她说已经和丈夫联系上了。于是皆大喜欢。

进家门的第一件事是开电视。殊不知电视没有信号。911前,我们这个地区看电视用世贸中心顶上的发射塔。发射塔随大楼倒下后,我们也失去了电视信号。情急之下,试用了前房主的有线网,居然接通了。直到看了电视,才对911的全貌有了一个了解。

傍晚,与一个在华尔街工作的大学同学联系,知道他也已经逃了出来。他比我惨多了。大楼倒下时,他还在办公室。跑出来时浑身沾满了粉尘。

之后,接到公司的电话,核实我已经安全到家,并通知我,金融中心的几幢大楼都受到损坏,公司暂时关闭,我们需在家待命。

晚上有知道我办公楼紧挨着世贸中心旁边的朋友从加州打电话来询问情况,说国内都已经知道纽约所发生的事了,提醒我们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于是匆匆忙忙给家里的老人通了电话。

这就是我10年前的911那一天。事情就发生在身边,有时难免浮想联翩,如果那天我在公司上班,我会如何反应?有人说,我们那天在布鲁克林的会,原来是计划在世贸中心顶端的旋转餐厅开的。如果属实,我的今天会是怎么样的?如果……?

911以后几天,听说我们附近几个小镇的火车站停车场,都有一些车无人认领。

又过了几天,知道我的第一任老板汤姆的母亲在世贸中心遇难。我女儿出世时,汤姆送了我一整套婴儿用品,说是他母亲代劳买的。她在世贸中心工作。我见到过她,很慈善很满足的一个妇人。911那天,我未能参加的那个在布鲁克林希尔顿的年会,被电视新闻实况打断。汤姆那天也在会场,目睹了第二架飞机冲撞世贸中心,目睹了两个大楼的倒塌。他知道,他母亲在那里。

我女儿很喜欢汤姆。她懂事后,在一个911纪念日,我告诉她汤姆妈妈的事。那一天,她一直等听到念过汤姆母亲的名字,才将注意力从新闻中转移开。我从未与汤姆谈起她母亲的事。这里权且作一个默默的纪念。

                                                                                                                                      (纪于9/8/2011)

我所经历的  911  作者  卢林 - 五卯酉 - 下明六队新家园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